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 特色栏目 > 校园文学
2024届保送班优秀习作赏鉴
发布时间:2023-10-26作者:供稿:高中语文组点击数:240

前言

外语类保送班类似一个教学特区,集中了一批学业优秀且有志于学习语言专业、成为复合型人才的高三学生,在相对宽松的备考环境里,学生们有充分的时间和精力进行阅读积累、磨砺思维,以轻松的心态尽情表达,个人的才情得到较大程度的展现。跟以往一样,我校2024届保送班聚集了一批写作高手,而本届的写手们似乎更有自身的特点,视野宽广,储备丰厚,妙语频出,机锋不断,命题写作在他们手中变成一场色香味俱全的烹饪大赛,看点多,滋味足,评卷过程中常常忍不住击节。美食不可独享,佳作须待共品,也让保送班的学子们留下一些行走的痕迹。

由于保送学校语文学科考查的方式、题型差异较大,尤其作文题“各行其是”,不像高考作文命题有统一的基本要求,所以此次写作训练选了外交学院的题型作为“通用版” ,领略一下学生们的文本解读能力、思维变通能力和语言表达能力。外交学院的作文题型比较固定, 比如2022年考题:
 

邯郸冬至夜思家(唐·白居易)

邯郸驿里逢冬至,抱膝灯前影伴身。

想得家中夜深坐,还应说着远行人。


请根据本诗,写一篇作文,除诗歌以外,文体不限,字数不少于800字。

再如2023年考题:

蔽月山房(明·王守仁)

山近月远觉月小,便道此山大于月。

 若有人眼大如天,当见山高月更阔。


请根据本诗,写一篇作文,除诗歌以外,文体不限,字数不少于800字。

    按这种题型,选一首有一定思辩含量的绝句类作品进行写作训练:
 

庐山烟雨浙江潮(苏轼)

庐山烟雨浙江潮,未至千般恨不消。

到得还来别无事,庐山烟雨浙江潮。


请根据本诗,写一篇作文,除诗歌以外,文体不限,字数不少于800字。

此诗历来被当做禅诗解读,无边禅机浩荡佛法可以在这首诗里得到印证,但对于高三学生来说,从辩证法、认识论、实践论等角度入手解读和发挥,也是可行的。末尾的“庐山烟雨浙江潮”,包含了多种价值指向,是写作时展开思路尽情发挥的重要依据。另外,由于命题的限制性不强,可以写读后感,可以写文学短评,可以写思想性随笔,也可以虚构或非虚构故事,文体选择面宽。

(命题与评卷老师:李永)

 

苏轼的建构与寄托

——《观潮》读后感

  高三(7)班 刘予琦   
     

    当我第一次看到这首诗的时候,脑海里就浮现出那三句话:“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”,“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”,“看山即是山,看水即是水”。本来想就着这三句话发挥的,但是想来大家都这么想这么写未免太无聊了。于是想写一些关于“我走了一步,又再走了一步”的思考。

    “到得还来别无事”是苏轼的可惜吗?

我想“未至千般恨不消”是我们走到了构筑“意义”的这一步,而“到得还来别无事”是我们到达了拓宽“意义”的外延的境界。为什么看山会不是山,看水会不是水呢?譬如离别,为一株柳絮高飞而心绞,是离人说不出口的挽留与不舍;譬如爱情,为一汪江水滚滚而汹涌,是情人不见君又斩不断的刻骨思念;譬如理想,一览众山小是少年大志的满腔热血;譬如生命,沧海一粟是自我观照时的轻声感叹……天地本无情,奈何人有情,自然本无意,奈何人有意。庐山烟雨浙江潮是景,但“以我观物,故物皆我之色彩”,这其实是苏轼眼中的美景。或许这里面有对大好河山的向往,有对官宦仕途的渴望,有对实现抱负的孜孜以求,但总之,这里的庐山烟雨已不仅是自然之景,而有了苏轼对一重又一重意义的建构与寄托。

然而在尽头回望来时的路,这位伟大的人物却只留下了淡淡的三个字——“别无事”。为什么要说“无”呢?这是攀登过后的心里落差吗?这是人生的摆钟只能在无聊和痛苦之间晃荡吗?这是对意义的抹杀吗?我问自己。有人把这句理解成一种对“结果”的释然,一种对“过程”的重新拾起。我想或许也是,“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”,苏轼愿意当时空的旅人。但我更倾向于理解成这是苏轼对“有”的轻放,对“无”的回头——这不是意义的颠簸——谁说“无”就不是意义了呢?“有之以为利,无之以为用”,老子早在西出函谷关前的那个深夜就划开了这道天际线。“有”与“无”本来就相辅相成,“我常以为是众生度化了佛祖”,史铁生也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才明白了差别是永远要有的。“无”的存在是存在本身要求的,否则就没有了“有”。或许到达的那一刻没有我所想象的戏剧性,但恰巧是这种微妙的错位成就了我们对意义更好的理解。所以苏轼是可惜吗?我想诗的尾句与首句的重复已经给出了答案——“庐山烟雨浙江潮”,这不是原地打转,人生是一级级螺旋式上升的楼梯。

苏轼观潮的三重境界,是有着不可跨越的阶段性的吗?

杨绛先生有言:“年轻时,以为不读书不足以了解人生,直到后来才发现,如果不了解人生,是读不懂书的。”我在强迫自己吞吐完几百页《围城》之后,遇到了这句话。诗词,小说,散文等艺术作品,是作者对人生经验的提炼,那么对于一个或许还在观潮的第一、二重境界的学生,阅读名家名作并且附加强迫性的、应试的、需要一个明确答案的输出,意味着什么呢?我讨厌背文常,刻意不看必读书的考点总结,也常常为一个作文中从我笔下写出的观点感到一阵空虚。如果我还在“看山是山”的阶段,就一定要用二手经验去触达“看山不是山”的高度吗?如果我还在“看山不是山”的途中,就一定要以真空的文字描摹“看是即是山”的哲思吗?我不是在否定阅读或是语文学习的意义,对艺术作品的欣赏体味是一场对孤岛的解救,我从独一无二的情节里读出的是人类普遍的经历,我在故事里与自己的影子共舞。我想我或许应该让自己知道,我需要面对的是一场考试。但我还是想说,观潮是要有顺序的。苏轼是有感而发,我也想从心所欲。或许在更老更老的时候,那些从前与我无关的,我对他们冷漠而他们对我亦然的文字会正中我的眉心,但我想更多更多的是遗忘了,甚至连探索他们的热情也消磨掉了。而这是对我漠视自己的生命体验的惩罚,是我对自己不忠实的代价。更宏观一点来看,或许也有个体在面对结构和制度之时不得不做的一些牺牲。再看《观潮》,庐山烟雨淅淅沥沥,钱塘江大潮滚滚向前,我还没走过一遍呢。

(任课指导老师:熊士军)

 

从庐山到庐山,人类走了多远的路?
高三7 毛晨可


苏东坡曾写诗一首:“庐山烟雨浙江潮,未至千般恨不消。到得还来别无事,庐山烟雨浙江潮。”若不谈此诗中丰富的哲理和意蕴深长的人生喟叹,而是以此诗为轴,狭隘地将它看作微观的人类社会发展史,把现代化的过程简单地划分为两个阶段,那么从这看似不变的字面之下,现代化究竟改变了什么?从庐山到庐山,人类走出了多少个西西弗斯,又有多少个伊卡洛斯走向远方?

从见山是山、见水是水到见山不是山、见水不是水,是现代社会中的第一个阶段。

一个方面的体现就是个人主观价值绝对提升的过程。我们开始为山水这样的自然赋予主观的价值意义,用单纯的“喜欢”“讨厌”去覆盖教条式的理由阐述。同时,在另一方面,自然秩序被打破,马克思韦伯的怯魅成为了人类的梦醒时分。我们长久依赖的庐山崩塌、烟雨散去、潮水安息,而我们心中的高塔建立起来,“未至千般恨不消”之感如大浪啮蚀残岩,我们开始重新审视这个破败不堪的世界——遍布疾病、饥荒、战争,满目谎言、暴虐、与不公的疮痍,文艺复兴教会了我们下蹲与俯视,宗教改革用《圣经》宣判了教会罪行,我们高呼“自由”“民主”,心向“庐山”,人类愤怒地走着。

于是,从见山不是山、见水不是水到见山只是山、见水只是水,我们自以为是地解决了神明,建立了的全新的、名为理性的秩序。理性照射下的世界是清澈的,也是荒凉的。“到得还来别无事”——走到现代化的坐标后,我们发现无数生命与战火烧出的民主与自由居然也无法纯粹,我们发现我们解答不了生命的意义、埋藏不了历史的灰烬,我们最初想要去的那一处“庐山烟雨浙江潮”似乎从始至终都是我们所幻想的、不可到达的乌托邦。一场精神的巨变发生了,大同社会、共产主义、人之初性本善,似乎都在理性的光辉下变得荒诞,小孩不再相信圣诞老人,信仰宗教开始需要向他人解释。理性成为了我们走出洞穴是那道刺眼的阳光,灼烧了无数伊卡洛斯的翅膀。

这样价值被允许多元化的世界里,人反而眼盲了。年轻人开始求神拜佛,在寺庙外排起长龙;人类开始互相唾弃,厌童、厌女、厌老,为所有世上走一遭的人们贴上刻薄的标签;人们的情绪走向极端,“早F晚E”“玉玉症”的嘲讽把疾病与苦难量化,甚至开始歌颂,作为段子成为谈资;人们永无止境地追求高效率,“内卷”“45°人生”却引发更大的焦虑危机……我们似乎从物质荒凉走向了精神荒芜,而现代人的终极价值和生命意义又在哪里呢?真正的“庐山烟雨浙江潮”我们为什么看不到呢?

罗曼  罗兰说过一句话:“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,那就是在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,依然热爱生活。”我们需要认清现代化社会的“庐山真面目”——它是一个拥有现代优越物质条件的囚笼。它束缚我们,但也庇护我们。它让整个社会高效地运转,创造出巨量的工作机会,提供空前丰富的物质和文化产品,却也让我们在激烈的竞争中成为一个合格、优质的零件,生命的意义因此被淹没与忽视。

但人类不会止步于此。正视当下,了解真相,无论时代的浪潮多么汹涌,我们在清醒中保持坚强,在荒芜中躬身播种。思想永无止境,或许,数千年前菩提树下的那一瞬心动,仍能如一道惊雷,越过历史的滔滔长河,传到遍布水泥森林的对岸,拨动仁者心弦,拉开“庐山烟雨浙江潮”的全新画卷。

(任课指导老师:熊士军)

 

有目标,但不限于目标

高三(2) 李怿闳

苏东坡留给世间最后一首诗便是《观潮》:“庐山烟雨浙江潮,未至千般恨不消。到得还来无别事,庐山那烟雨浙江潮。”走过生命的烟波浩渺,苏轼留下了自己的感悟,也引发了我的思考。生活需要有目标吗?

庐山朦胧的烟雨钱塘江浩瀚的潮水,是令多少文人魂牵梦萦的风景,苏轼同样也不例外,他未至千般恨不消,可当他身临其境时,却发现也,不过只是“庐山烟雨浙江潮”。当许多梦寐以求的事物褪去梦想的滤镜,我们也会觉得“也就那样”。那些没有实现的愿望的确会成为我们的遗憾,但遗憾也是人生的常态。早年执着入仕的陶潜在参透世事之后选择息交绝游,王之涣在实现梦想之后却表达了“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”的观点。他们有对遗憾的释然,对实现梦想后的怅然,还有对人生意义的追寻。现实生活中有太多的事与愿违,个体的意愿与执着改变不了命运的嘲弄,而能改变的,是个体面对生命旅程的态度。

电影《心灵奇旅》中的音乐老师,人生最大的心愿就是在纽约最好的爵士俱乐部做一次演奏。他坚持不懈,百折不挠,甚至将自己从死亡边缘拉回来。可是他真正完成心愿的时候却怅然若失。自己心心念念的舞台变得触手可及时,其在心中神圣的地位就被动摇。就像诗中的“到得还来别无事,庐山烟雨浙江潮。”烟雨聚散,江水来去,风景依然是风景,只是人的心境发生改变了。就像人在一开始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,再到后来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,最后看山还是山,看水还是水。风幡未动,我心妄动尔。那么我们的目标还有必要追寻吗,或者说,人生既然如此,我们还有追寻目标的必要吗?

我认为生活需要有目标,但人并不是为了目标而去生活。《心灵奇旅》中的灵魂二十二一路上寻找着生命的火花,但到头来回想——披萨的美味,街头艺人的吟唱,下水道口吹起的风,树上被风吹落的翅果……

他恍然大悟,火花并不是生活的目标,当我们想要生活并且热爱他是,生命的火花就已经被点燃。

远方的烟雨和潮汐就在那,我们或许会像苏轼一样有执着也有放下。但当我们踏上第一步,也切莫忘记沿途的风景也是生命旅途的意义。

(任课指导老师:邱红)

 

活在当下,沿途皆是风景

高三(7)  董昱恒

苏轼漂泊的一生,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名篇,然而在他临终之期嘱咐给儿子的,却是一首《庐山烟雨浙江潮》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庐山烟雨浙江潮,未至千般恨不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到得还来别无事,庐山烟雨浙江潮。

    简单明了的表达背后,我却读到了苏轼的人生态度。“庐山烟雨浙江潮”是多么闻名遐迩的美景,未曾到过的人魂牵梦绕,耿耿于怀。然而,终于有一天见到了这番美景,人又突觉烟雨仍是烟雨,潮水仍是潮水。美虽美,但也只是烟雨和潮水罢了。

    我不禁想到我们自己。

    我们都曾热切地追逐过什么。比方说,我曾想进入重点班。在那一个学期里我专心学习,找到了合适的方法并对一些学科的认识更加深入,后来如愿以偿。然而我发现,重点班的学习氛围固然浓厚,但它对我的吸引力却不及我当时难以够着时大了。同时我清晰地感受到,原来真正重要的收获不是到了重点班,而是这个学期里我学习能力的提升、我对知识更加深刻的掌握以及在学习过程中与老师亲切的交流。

    阿德勒心理学将人生描绘成一连串的瞬间,于是人生重要的不再是结果,而是过程。苏轼感慨的应该就是这种“沿途皆是风景”的人生态度吧。烟雨和潮固然美,但真正美的是人本身为其建构的意义,是个人对其赤诚的执着、持之以恒的努力。结果只是暂时的,也许结果能给我们带来难忘的感受和体验,然而过程不仅有体悟,更提升了我们的个人能力,这总是永恒的。

    人们总是过于的看重结果,忽略过程,于是他们便不再活在当下,而是活在未来。活在未来实质上是对当下的否定。比方说,人们总是执著地认为努力学习是为了以后能找到一份好工作。然而,如果真到了没有找到好工作的那天,人们会因此遭到打击,并且否认努力学习的意义吧?可是努力学习还带给了人们知识面的扩展、视野的提升以及软实力的增强,因为结果而否定一切,是否是对过去努力的自己的不公?

    活在当下,于是所有的努力都有了意义。即使人生在此刻完结,也不再遗憾,因为珍视着当下,珍视着每一个瞬间,就不必为那所谓的结果——那片虚无而耿耿于怀。活在未来的人总因人生的不确定性而恐慌:一旦划好了路,任何探索与可能就都成了出轨,但你本可享受人生。

    在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世界,活在当下,把握好此时此刻,于是沿途皆是风景。

(任课指导老师:熊士军)

 

   

庐山烟雨浙江潮

高三(7) 涂婧文

烟雨氤氲于庐山,钱塘江潮水澎湃。苏轼以为这美景若是未得一见,那悔恨都难以消磨。可这庐山烟雨浙江潮,在他亲眼见过后,却发现也不过如此。庐山烟雨未变,浙江潮也依旧,庐山烟雨浙江潮也仅仅只是庐山烟雨浙江潮。于是苏轼提笔,写下了传闻中的绝笔诗:《观潮》。

    初看此诗,一句七字的景物重复了两三次,字相同情未懂;再读此诗,沉吟庐山烟雨浙江潮,却发现字同情不同。前是如潮水涨潮般的澎湃激情,后是如退潮后的水波不兴。这首绝笔诗,似乎就像他的一生,从激情热忱到被反复贬谪后的怅然。但我似乎又从这怅然之中,读出了几丝人生哲理。

    我们的人生,大多始于孩提时的一声啼哭,止于白发时的一次不再发声的沉默。我们赤条条地来,又赤条条地走,从胚胎到一抔灰,守恒于这世间,似乎什么也没有带走。可真的是这样吗?表面上看,我们从“无”到“有”又重归于“无”;往细了看,却可以发现我们给世界作出的贡献与改变,仍以“有”留存于世间。有人认为,生又如何?总是要死的。可真的只需要看始与终这单纯的两点,而忽视了两点之间绵长的线吗?“庐山烟雨浙江潮”固然一直如此,我看与不看,它都仍在。但我看过后,内心当时的震撼与触动是无法复刻的,即使这份感受终究会消逝,但只那一瞬,便已经足矣。所以,比起直冲冲地奔向终点,更重要的是关注沿途的风景和感受。

    再读一次,我又读出了另一种风味。

我们习惯性地将希望渲染,放大,以此作为我们前进的动力。日日心心念念,甚至可能将其神化到一种支撑性的希望。可是这种希望并不是无期限的,若是反复固执于一个目标,当目标失败或成功后,虎视眈眈的空虚与迷茫极有可能将人吞噬。就像有人将高考作为自己的人生目标,过于夸大它对人生的决定性作用,于是在高考后陷入无尽的迷惘甚至对未来生活失去了动力。但目标往往只是阶段性的,纵使达成后会有无尽的喜悦,但总有未来在等着我们。我们并不是为了目标而活,目标达成后也许也只是“到得还来别无事”。更重要的是实现目标的奋斗过程、攀登沿途的大好美景以及下一个目标。庐山烟雨浙江潮看过了,还有层叠不绝的山和悠远缠绵的水等着我们。所以,不仅要关注沿途的风景,也不要拘泥于一个目标、一处中转站和一个终点。

    人生路漫漫,山水依然。走在这条人生路上,我们不应被执念所束缚,也不应自满于一次实现。只有一路向前,同时别忘了欣赏沿路风景,才不会让人生落得“恨不消”。既已见过庐山烟雨浙江潮,不必怅然,继续向无尽的远方,前行!

(任课指导老师:熊士军)

高三(7)班 林宁

    苏轼向远处眺望,那是他追寻已久的远方。他在梦中心心念念了无数次,遗憾于从未见过庐山的烟雨,浙江的潮。

    这次回去的他应当能寻到庐山,能“遥看瀑布挂前川”,赏“飞流直下三千尺,疑是银河落九天”的湍急。那一定是个雨天,水珠砸下,直直地撞在石头上,飞溅起花儿的层层的瓣,在盛开,在绽放。水流向下猛冲,因为莽撞而被清风拦下的脚步,化作一片浓雾,如烟般缥缈,如纱般清透,悄悄遮盖了庐山靓丽的面庞。

  这次回去他应当能寻到浙江,能立在钱塘江的潮头,看“八月涛声吼地来,头高数丈触山回”,卷死层层沙土,如冬季暴雪肆虐。钱江潮一向是天下奇观,潮声如雷公的咆哮而震天动地,潮水如千军万马而气势澎湃,成为了历史上诗人们笔下浓墨重彩的一笔,勾画出千古,勾画出了人与自然和谐共生。

   “我踏上了回归的路程,就一定去看看庐山烟雨浙江潮。”苏轼心念道。

    年迈的他这次寻找到了想象的尽头——现实。他站在了瀑布的面前,站在了钱塘江的潮头。庐山还是那个庐山,烟雨确实是那个烟雨;浙江还是那个浙江,潮确实是那个潮。他想过千千万万次这个场景:“会有两行泪缓缓流下吗;还是会欣喜若狂,捧腹大笑;一定会写下一首诗,这庐山的烟雨,浙江的潮水,我苏轼今天见到了,名副其实,千古奇观。”事实上,他只是站在那处,感觉心里缺了点什么。他很平静,看着梦寐以求的美景,想明白了,缺的是遗憾和那一份以前对此无比完美的设想。

    苏轼回想起他这一生,被贬谪多次,过了耳顺之年终于回归。他这一生在追寻什么呢,名利吗,为国效力吗?他写下“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”,也写下“拣尽寒枝不肯栖,寂寞沙洲冷”。蓦然回首,那庐山烟雨、浙江潮却在眼前。他笑了,是沧桑的,是释然的。他先前在心中给归途画了一副无与伦比的图景,添上了无限憧憬,如今他真正身临其境,却也感到不过如此,拥有了,实现了,轻舟已过万重山。

    苏轼思考了很久,可能他追寻的仅是庐山烟雨浙江潮罢了。人生就是在不断地追寻与不断地遗憾交织中度过的。

    他没有流泪,没有大笑,唯一如想象一样的是,他提下了一首诗:“庐山烟雨浙江潮,未至千般恨不消。到得还来别无事,庐山烟雨浙江潮。”

(任课指导老师:熊士军)

 

庐山烟雨浙江潮

高三(7)班莫棋筌  

庐山烟雨浙江潮,未至千般恨不消,到得还来别无事,庐山烟雨浙江潮纵然身处阴雨连绵不断的地方,也总是想要去看看那文人墨客笔下笼罩着庐山的蒙蒙细雨;纵然住近波涛汹涌的大海旁,也还是想去瞻仰被誉为天下奇观的浙江潮。可是从前车马慢,一个人要走上很远很远的路,才能到达目的地,甚至有的人,究其一生也无法到达,于是愿望变成了执念,曾经的幻想变得遥不可及,千万般遗恨无法消灭,成为束缚自己的心魔。但事实上,或许等到他们到达了目的地,怅然地发现庐山的烟雨与江南的烟雨没什么两样,而那大潮也比不上海啸的惊心动魄时,又不可避免地感到失望。可烟雨未变,浪潮未变,庐山没变,钱塘江也从未改变,唯一改变的只有人们的心境。

人们总容易对未知的事物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与期待,当现实出现在眼前,幻想与期待被眼前所见一拳击破,人们便开始对曾经的理想产生无休止地怀疑,对现实表达他们的不解与失望。《坛经》中云:"时有风吹幡动。一僧曰风动,一僧曰幡动。议论不已。惠能进曰:非风动,非幡动,仁者心动。与其为理想披上浪漫的白纱,不如淡然处之,去认识他最原本的模样。只可惜大多数人被困在前句的庐山烟雨浙江潮的迷雾中,迷失于茫茫轮回苦海,陷于梦噩无法脱身。正因他们忘了本心,忘了来时路。

于是我又无数次地幻想一个古人前往庐山的道路:他定是一路走走停停,翻过一座又一座的高山,渡过一条又一条的小溪长河,路过一座又一座的村庄小镇,时而抬头望月,时而坐在路边的大树下乘凉,或在无人处放声长啸,吟诗作曲,或与偶遇的朋友彻夜共饮,相诉肝肠,再在第二天匆匆告别,拿上行囊,背对着来时的方向继续前行……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,追逐梦想的路上不只有目的地,你路过的每一棵大树,沐浴的每一晚皎洁的月光,遇到的每一个人,每一处风景都是人生难能可贵的际遇。人生中或许可以没有目的地,但是我们要始终在路上,去认识真正的庐山烟雨浙江潮,或许在生命的终点,还能像辛弃疾笑出一句“却道天凉好个秋”。

(任课指导老师:熊士军)

 

目标诚可贵  追求价更高
高三(7)刘一丹
 

在苏轼的《庐山烟雨浙江朝》一诗中,首连与尾皆重复“庐山烟与浙江潮”。虽说字面意义上来看,两句毫无区别,但实际却反映出苏轼在看见山湖之景的前后心境的不同。

    首联的那一句,让读者隐约窥见苏轼看景之前的雀跃、期待心情,仿佛若错过了,便会遗憾一生。而在带着如此激昂心情看完之后,却只发出“到得还来别无事”的感慨,山仍是山,雨仍是雨,眼前的景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美好,心境也变得略有失落,带着淡淡惆怅。这反映了一种常见的现象:人们所追求的事物并非想象中那么完美,只是人们赋予了他完美的印象。而真正让我们流连忘返的,是我们在追求过程心境。

    登楼远眺的少年,或许登顶在看到楼下风景时,内心并没有被触动,但“登上高楼,抒发内心忧愁”的心愿与期望,为登高楼这一行为添上令人期待的色彩,才使他发出“爱上层楼,爱上层楼”的感叹。巴黎公社中追求共产社会,在当时的法国现实中可能并不适合,但公社成员想象着共产社会的蓝图,便敢于为理想而奋斗。正是被增添希望筹码的目标,让他们前赴后继。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中,盖茨比对黛西在青年时期的印象与幻想,在他苦苦追求黛西时更加强烈,以致在他认识到黛西已经改变时,虽稍有失望,却也满足于这般过程。

    这种态度在历史与各类文学中体现的淋漓尽致,而在现在的社会生活中也毫不逊色。无论是在工作、生活或者是如苏轼一般去赏景,我们都对自己追求的东西有所期待。这种期待值为它增添了几分神秘,推动着我们不断追随。在此过程中,由兴奋到心神驰往,到最终收恢复平静的心境,才是人们在此过程中印象最深刻的:我们或许忘却了长白山的壮阔与白雪皑皑的景象,但一定记得走几步喘一下、却又咬牙不肯放弃的坚持;我们或许淡忘了尼亚加拉大瀑布的湍急,但听到雷鸣般水深的雀跃激动心情一定不会忘怀;或许滚滚黄河的全貌已经消失在记忆的长河中,但开始做旅行计划,用手指描绘着它“几”字形的形状的期待心情会让我怀念许多年。对目标的追求引发这一系列的行为,而真正吸引我们的是追求中暂时未得,但保持期待的情感体验。

    有些人会认为,在当今追求效率的快节奏社会中,为目标包装上自己的期待、尽情享受追求过程,会让我们在并不重要的事上浪费时间,也会让我们对并不值得追求的事物“盲目乐观”,最终毫无成效。但我认为,即使如此,追求过程与心进人是人们不可或缺的。它协调着生活中的压力,并为我们提供丰富的情感体验。只要内心有主要的目标,不要过多偏离人生的轨道,时不时产生这些所谓没有想象中完美的目标,并拥有追求过程中独特的情感体验与心境又何妨?最多不过是如苏轼无奈又自嘲般的再次写下“庐山烟与浙江潮”的结尾罢了。

(任课指导老师:熊士军)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苏轼的轮回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高三(7)饶宇琪


    初读这首诗,给人印象最深的当属其一模一样的首句和末句。诗人年少时梦中苍茫朦胧的庐山烟雨和澎湃壮观的钱塘潮涌,在历经跋涉和观瞻后,竟是想象中的模样,仿佛是一个圆圈,兜兜转转又回到起点。

    我们习惯于在童年渴望成熟,在暮年追求返璞归真;在单身时渴求爱情,在困于柴米油盐中时怀念自由。人生的种种不外如是,从而立,到不惑,再到知天命,多少的烟雨潮汐,到了最后,原来只是求全。庐山烟雨浙江潮,是不可方物的美景,是多少人千里迢迢想要一睹风采的山水,未达成所愿时,诗人总是耿耿于怀,以至于“未至千般恨不消”,当真身临其境了,才发觉“到得还来别无事”。原来烟雨和潮,一直在这里,不曾改变,变化的只是诗人的心境。这当然不是一种原地打转,而是诗人在参悟后的自我圆满。如果要用一句话概述从起点到终点的这段距离,我觉得就是一段寻找意义的旅程,而这段旅程最终导向的,就是诗人对自我的探寻。

佛教中有一种说法:万般带不去,唯有业随身。水雾飞花,如梦如幻,如朝露,如泡沫,世间种种,诸法空相,我们惶惶终日,却最终无法挽留,“未到千般恨不消”,究竟意难平。那些在时光里淡淡地流逝了的种种散聚,欢喜和伤悲,那些为了得到而付出的努力,那些为了成全而承受的隐忍,那些在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徘徊和挣扎,那些含泪挥手笑着说的再见……磨灭了最初的殷勤和炽热,埋没了雄心壮志和渴望,最后剩下的,是“得到还来别无事”的淡泊。在我看来,淡泊名利,为社会、他人做出贡献可以称得上是人生最重要的副题。而从中找寻我们本身的价值也才是人生最重要的主题。

海明威曾经提到,自己在《老人与海》中并没有赋予老人和大海任何的意义,老人就是老人,大海就是大海。而在后人的不断解读中,《老人与海》被赋予了丰富的象征意义。这是因为当老人就是老人,大海就是大海时,他们本身就是无处不洋溢的象征。事物的意义就是这样被我们层层建构。直到故事的最后,才在一层一层褪去的面纱下露出柔软的内核。也就是俗称的“见山是山,见水是水;见山不是山,见水不是水;又见山是,山见水是水。”的过程。大多数人的一生,就是在建构与解构之间找寻自我。苏轼一生跌宕起伏,仕途上节节被贬,挚友聚散无期,爱妻与世长辞。此时,面对绿水青山,他最终放下了一生的悲喜得失。“斩断昔日旧枷锁,今日方知我是我。”,于苏轼而言,此时所见的庐山烟雨何尝不是见自己呢?

苏轼在短短的四句诗中走完了属于他的轮回,而我正在轮回的起点准备起航。在烟雨江潮之中,我们相隔千年共振。

(任课指导老师:熊士军)

分享到:
返回首页